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190webfind新闻网

当前位置: 190webfind新闻网 > 汽车 > 特斯拉陷“减配门” 车主:自己拆车发现芯片被掉包

特斯拉陷“减配门” 车主:自己拆车发现芯片被掉包

时间:2020-03-09 11:46来源: 作者:admin 点击: 5 次
  近日,特斯拉的一次“失误”恐怕要让中国的“真爱粉”们伤心了。  有特斯拉车主在微博上发贴称,自己购买的国产Model3标准续航后驱升级版配置遭到降级,在车辆的“电动车环保信息随车清单”中写明该车配备的是代号为1462554的整车控制器(芯片HW3.0),但是该车主拆下自己车辆的整车控制器时,发现

  近日,特斯拉的一次“失误”恐怕要让中国的“真爱粉”们伤心了。

  有特斯拉车主在微博上发贴称,自己购买的国产Model 3标准续航后驱升级版配置遭到降级,在车辆的“电动车环保信息随车清单”中写明该车配备的是代号为1462554的整车控制器(芯片HW3.0),但是该车主拆下自己车辆的整车控制器时,发现竟然是代号为1483112的整车控制器(芯片HW2.5),并晒出了对比图片。

  车主提供的“电动车环保信息随车清单”及其自己的车辆控制器照片

  3月3日,特斯拉在其官方微博上发布声明,承认确实存在“减配”交付的情况,国产Model 3使用HW2.5是由于复工后供应链问题;目前已提车的国产车车主,只要是HW2.5的用户,都可以预约更换为HW3.0。

  不过,特斯拉的这篇声明引发了其中国粉丝更多的不满。有车主认为特斯拉涉嫌欺诈:“就好比我要买鹅绒的羽绒服,你说鹅绒标配。结果产能跟不上给我往里充鸭绒,并且还不告诉我,等我交了鹅绒的钱被发现了就说免费给换回鹅绒,还告诉我鸭绒其实也保暖,这不是耍猴吗?”

  车主自述:我拆了自己的新车才发现芯片被掉包

  3月4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到前述发帖人,国产特斯拉Model 3车主,江苏苏州的沈先生,他向记者讲述了提车后发现新车芯片被“掉包”的经过。

  沈先生表示,我于2019年12月21日订车,付2万元,今年2月27日提车,车总价320475元。2月28日我发现我的新车不能识别锥形桶(一个障碍物桶),这是HW2.5和HW3.0比较明显的区别。如果是HW3.0芯片会显示该障碍物是个三角形锥桶,而我的车没有显示这个标记,我就怀疑他可能给我装了HW2.5版本的芯片。

  “我就在微博上私信特斯拉全球区副总裁陶琳及特斯拉官方微博,询问国产的Model 3为什么会用HW2.5的芯片,客服当时就问了我车架号。2月29日下午,客服人员电话告诉我说不保证每个车都是HW3.0,官方并未作出过这个承诺,如果想要装HW3.0就要花5.6万元加装FSD,就是完全自动辅助驾驶功能,而且也不确定是什么时候装。” 沈先生表示,我当时就不满意。

  沈先生还告诉记者,2月29日晚,他拆了自己的车机,发现代号为1483112(芯片HW2.5)与环保信息清单标注的1462554的整车控制器(芯片HW3.0)完全不符。

  “3月3日,特斯拉发布免费更换声明,苏州交付中心通知我要到4月份才能换。”沈先生认为,首先是一个月的时间就没有给我带来最新芯片的体验感;其次,我是昆山的,还要开到上一级的服务中心去更换,有时间成本;第三,新车如果被拆过,是不是会影响二手车交易的价值,这都是问题。

  进口的Model 3也“减配”?

  沈先生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他发帖后,全国各地不少特斯拉车主都因为相同的遭遇聚到了一起,并组成了维权群。除减配外,被车主吐槽较多还有霸王条款的问题。

  “打官司成本很高,特斯拉合同约定了属地管辖,也就是一定要去北京大兴区人民法院打官司。我是江苏的,委托律师及差旅费,还有时间成本。不过,我们群里也有很多人认为特斯拉就是涉嫌欺诈,必须一赔三!”沈先生说。

  记者调查中发现,有消费者反应,进口的Model 3同样存在“减配”问题,但消费者投诉的进口Model 3的“减配”问题与国产车略有不同——“芯片HW3.0”并未被写入车辆的“环保信息随车清单”。

  成都的车主胡先生于2019年5月15日花费419500元购买了进口的特斯拉Model 3。胡先生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出示了当时与成都太古里特斯拉(官方直营店)销售人员的微信对话截图。截图显示,胡先生在支付购车款与交付车辆前一再反复要求购买的车搭载芯片HW3.0,而不是旧版本,销售人员多次确认即将交付给他的车会装配芯片HW3.0。但胡先生于当年5月20日经特斯拉售后服务电话查询发现,其购买的是HW2.5老版本芯片。

  一怒之下,胡先生将销售方告上法庭。

  “因为当时特斯拉的宣传、发布会和有关新闻报道均明确特斯拉车辆处理无人自动驾驶功能的芯片版本为3.0版本,而3.0版本和2.5版本有巨大差异。我当时就是看中这一点才购买特斯拉的,真是让我伤心。”胡先生对记者说,“销售还说我的车是4月12日之后生产车辆,具备3.0芯片,这不是欺诈是什么?”

  有汽车业内人士向记者介绍了HW3.0和HW2.5的本质区别:HW2.5的成本比HW3.0贵20%,但HW3.0的计算力方面却是HW2.5的21倍左右,马斯克曾在发布会上称其是世界上最强大的芯片。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2020年3月4日查询到,特斯拉中国在其微信公众号“特斯拉Tesla”上,于2019年5月16日就发布过一篇名为《“软硬”兼施,只为完全自动驾驶而生》文章,文章中明确写道:“目前,Tesla正在生产的所有车型均全面搭载了实现完全自动驾驶能力所需的硬件。Tesla完全自动驾驶芯片容纳了60亿个晶体管,并拥有强大的神经网络处理器,每秒可处理高达2300帧图像——是之前硬件运算速度的21倍。”

  据了解,这块芯片正是HW3.0。而这篇文章也直接导致了许多消费者认为2019年5月16日之后交付的新车必定会搭载HW3.0。

  不过《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发现,该篇公众号文章于2020年3月5日已被删除。

  特斯拉一纸声明致歉难以服众

  3月3日,特斯拉中国在其官方微博发布《关于中国制造Model 3环评清单问题的说明》,对前述事件作出回应:

  “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于2月10日开始复工复产,期间基于供应链状况,一部分标准续航升级版Model 3安装的硬件为HW2.5。随着产能以及供应链恢复,我们将按计划陆续为控制器硬件为HW2.5的中国制造标准续航升级版Model 3的车主免费提供更换HW3.0的服务。”

  “现阶段,如果没有选装FSD功能,使用HW2.5的Model 3车型与HW3.0的Model 3车型在驾乘体验和使用安全上基本不存在区别。”

  “对于部分热爱特斯拉的车主因此而产生的困扰深表歉意和理解,在目前的状况下,我们也将积极采取各种措施,来确保供应链以及交付及时。”

  特斯拉微博截图

  不过,特斯拉的这一份说明似乎难以服众。

  “特斯拉中国在回应里说是因为供应链出问题,为了尽快交付的原因而更换了芯片。由此可见,特斯拉中国是在主观的情况下,已知是HW2.5芯片,仍使用了HW2.5芯片。特斯拉中国私自替换核心硬件,并故意隐瞒实情,我认为这是一种欺诈行为。请求维权。”杭州国产特斯拉车主在全国12315平台上这样写道,《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注意到,他投诉的是特斯拉汽车销售服务(杭州)有限公司。

  “任何车辆销售都需要拿到国家的认证,你们上报和实际不一致本身就是违规的,按道理可以直接让你停产整改,而且你们是故意为之的,不是因为供应商自己私自变更导致的,麻烦退一赔三。你们最近股价涨了这么多,并不差钱,”另外一位特斯拉“铁粉”在社交媒体平台上这样说道。

  有参与维权的国产特斯拉车主于3月5日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反映,特斯拉让他们在提车前签署“交付声明和借据”,上面写着“前述收据您确认已于2020年3月4日或之前接受了您的Model 3汽车,您确认该汽车与您所下订单、发票及交车其他相关文件中描述和定价的车辆完全相符。您进一步确认,对订单所做的所有付款均是代表您所做的付款,并同意该车辆的损失风险自此时转移至您承担。”

  车主提供的“交付声明和借据”

  记者注意到,其中有明确写道“交付后升级为3.0”。

  “一旦签约,不就等于默认同意特斯拉‘狸猫换太子’了吗?但如果不同意,就要继续排队等下一批交付。”有特斯拉车主对记者说。

  在维权群中,很多车主明确表示将“不签约”。

  律师观点:若涉嫌欺诈,购车者可主张“退一赔三”

  北京炜衡(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鞠秦仪律师认为,特斯拉此次将实际硬件与环保信息随车清单所注明的标准不一致的车辆出售给客户,并未进行任何说明、沟通或协商,明显违反了双方购车合同的基本约定,违背了“诚实信用”这一最基本的合同原则,客户可根据双方购车合同的约定追究特斯拉的违约责任。

  鞠律师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八条“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本法另有规定外,应当依照其他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承担民事责任:(一)商品或者服务存在缺陷的;(二)不具备商品应当具备的使用性能而出售时未作说明的;(三)不符合在商品或者其包装上注明采用的商品标准的;(四)不符合商品说明、实物样品等方式表明的质量状况的。”以及第五十五条“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三倍”的规定,特斯拉上述的行为如果被认定为上述条文所涉的“欺诈”,则作为消费者的购车者可以主张“退一赔三”。

  此外,关于特斯拉购车服务协议中的管辖条款,即“因本协议产生的或与本协议相关的任何争议,双方均应尽力友好协商,协商不成的双方均同意提交(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管辖”,该条款属于民事诉讼法中的“约定管辖”,因该协议产生的纠纷确实应当按照该条款至所约定的法院提起诉讼。

  鞠律师还进一步指出,“实践中,诸多大企业为了便于自身处理可能发生的相应争议,均在提供的协议中进行管辖约定,不过这一行为也在有意无意间提高了作为相对弱势一方的客户或者消费者维权的门槛,增加了维权成本和难度。”

(责编:鄂智超、李?P)

(责任编辑:)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发布者资料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 注册时间:2020-04-02 13:04 最后登录:2020-04-02 13:04